中国想在半导体大跃进,经济学人:机会是有但没捷径可抄

中国在 70 年代开始打造半导体产业,1990 年代后半,在半导体投资上花不到 10 亿美元,现在在宏伟的雄心下,中国政府準备耗资 1,000 亿美元到 1,500 亿美元投入公共与私人基金,10 年内抢下世界半导体市佔率七成,2030 年中国晶片设计、製造、封装要独立自主,并与全球一流公司并驾齐驱。《经济学人》认为,机会不是没有,但发展半导体产业没有捷径,中国要抢当半导体龙头,还有三关要过。

去年中国包含本土与外资晶片产值为 1,450 亿美元,但其中来自中国本土厂商只佔十分之一,且电脑处理晶片,以及汽车晶片几乎都是进口。中国知道要完成目标,必须靠外来力量,因此才急于购併、投资或与海外厂商进行各种交易合作。

半导体併吞策略,派少数企业突围

一月中贵州宣布与高通合资投资 2.8 亿美元成立伺服器晶片製造公司,贵州政府拥有 55% 股权,两天后台湾晶片测试与封装厂力成同意让紫光以 6 亿美元入股 25% (需经投审会审查)。中国倾全力发展半导体,一方面是为了不要仰赖外国,另方面是要从劳力密集产业转型往高附加价值产业迈进。

Morgan Stanley 估计半导体毛利有 40% 以上,但是电脑、电子产品、硬体的毛利只有不到 20%,所以如果中国企业替世界设计製造大多数的晶片,且有一天能够掌握先进技术的话,中国就可以在全球电子业毛利上大跃进。

相对于先前扶持太阳能面板与 LED 灯泡,导致产能过度扩张最后演变成杀价竞争的局面,这次中国选择集中火力在几家厂商身上,譬如上海中芯国际以及深圳的海思,还有去年才冒出头的清华紫光。

紫光从购併萌芽,俨然政府白手套

清华紫光是北京清华大学的校办企业,董事长赵伟国的双亲在 1950 年文革时被打为右派被发配新疆,赵伟国考取清华大学到北京发展,在成为紫光集团第二大股东与董事长之前,就已靠着房地产、电子业、天然资源赚了大把钞票。

紫光是在 2013 年花 26 亿美元购併展讯与锐迪科微电子才开始萌芽,2014 年英特尔视其为潜在敌人,以 15 亿美元买了 20% 股份,合作生产英特尔落后的行动装置晶片。去年 5 月紫光花 23 亿美元入股 HP 旗下「新华三」公司,11 月又宣布 130 亿美元建造记忆体晶片工厂。

其他还有中国国企华润集团以 25 亿美元竞标美国飞兆半导体国际 (Fairchild Semiconductor International ),另外一个也是国企剑光资产管理以 18 亿美元入股 NXP, 江苏长江集团以 18 亿美元取得新科金朋控制权。

然而中国国家队出击领队无疑是紫光,未来 5 年紫光要耗资 450 亿美元专门併吞其他公司,让人很难不怀疑紫光不是政府的白手套。但不是所有人都欢迎中国聘金,美光与海力士拒绝了紫光,日月光也在紫光吞併硅品前挡路。

中国抢佔记忆体晶片难,时机不对

世界上总有钱买不到的东西,无论他们是否知所进退,台湾对中国而言仍然极具魅力。《经济学人》报导指出,1980 年台湾在发展世界级半导体上非常成功,如台积电与联发科,他们的成功也跟时机有关,当时晶片产业分为设计与製造两个领域,而台湾成功搭上这个趋势。

但是后来在发展记忆体晶片上就变成灾难,1990 年后期与 2000 年资本支出高达 500 亿美元,但大部份都来自政府,最后台湾在记忆体晶片上跌了一跤。这些公司在追逐市佔率上损失惨重,从 2001 年到 2010 年,全球记忆体产业获利为 80 亿美元,但扣掉三星与海力士,其他公司损失将近 130 亿美元。Bernstein 分析师认为台湾厂商输在先进技术上花太少钱,又太早期待获利。

不过,中国要拿下记忆体产业并不容易。报导指出,记忆体晶片在近期的合作结盟后已经根深蒂固,晶片与相关软体都愈来愈複杂,中国公司很难驾驭,此外,台湾厂商都是在高度成长时进入晶片市场,中国企业在现在成长放缓的时间点上很难成功。

发展半导体没有捷径,需满足三条件

分析师认为,受出口控制以及台湾、南韩、美国的政策壁垒避免技术流向中国,中国要发展半导体没有捷径,且必须满足 3 个条件,一是要从成本文化转型为创新文化,现在光是英特尔一家公司投资在研发上的金额就比中国整个半导体业高 4 倍,还有就是要吸引有经验的科学家与工程师,在世界各地设立研发中心,发展全球性的创新。

这带来第二的挑战就是,中国企业产品现在都是在国内贩售,他们的脑袋必须转变成全球思考,做高品质的产品。最后他们必须做好长时间艰苦跋涉的準备,麦肯锡指出,全球半导体产业无论是记忆体或处理晶片,设计、製造或封装,只有佼佼者才能赚钱,其他都是赔钱。

《经济学人》认为中国企业可以效仿三星,投资大量资金研发,吸引技术人才,并忍受好几年的低报酬,分析师认为中国半导体背后有政府战略性支持,以国家发展为优先,因此不难办到。

Morgan Stanley 认为中国企业有机会成这个行业的佼佼者,因为当地晶片公司有电视、智慧手机、电脑等产业支持,中国监管单位也可以设定符合自己利益的规範,但风险就是这些公司只在国内自己玩,缺乏竞争力无法走出家门。

太阳能 LED 前例在先,破坏市场赶尽杀绝

中国企业可以透过技术合作联盟来达到技术转移目地,像是紫光投资 38 亿美元入股 WD,再透过 WD 买下 SanDisk 就是一例。不过过去中国扶持产业发展的都不是很成功,像是汽车业,中国让外国企业透过与国内公司成立合资公司分享技术,但最后本土公司都依赖他们的外资伙伴。

在商用飞机也是,国家太空集团也花数年时间,花大笔金钱发展飞机,到现在都无法进入市场,等到準备好时早已过时了。这次在晶片产业上或许技术可以赶上,但是在过程中会破坏产业规则,如同太阳能面板一样。

Bernstein 分析师就指出,中国不到佔有市场目地之前不会善罢干休,到时市场价值会被破坏殆尽。赵伟国谈话中已清楚表示要成为市场仅存的少数巨擎,接下来的产业洗牌大战应该还有好戏上场。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