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惯用手法:不服从者不得食

对于那些坚持不看北京眼色行事的记者,得到的待遇主要是「不服从者不得食」。香港电视台主持吴志森的遭遇比较典型地反映了香港当局与媒体看北京眼色行事,对记者运用「温水煮青蛙」煎熬的方式对付。

这种打压最常见的方式是用「卡住媒体业者的胃」的方法,即用敲掉饭碗的方式逼新闻人员就範。「香港电视台」有个「头条新闻」节目,由吴志森、曾志豪主持。两位主持人向来以嬉笑怒骂的主持风格批评香港时政与港府实施的政策优缺点,引起有亲建制派(即亲北京)倾向的该电视台广播内容处处长黄华麒关注,黄于 2010 年曾企图解除两位主持人的聘约。但此举引起香港民众不满,认为黄华麒干预「香港电视台」媒体的自主性、中立性与公正性,故有观众到「香港电视台」总部前表达对黄的抗议。最后电视台决定将吴志森与曾志豪两人的主持约延到年底。[1]

香港业界认为,中共控制媒体,除了在人事、新闻内容设限之外,还有法令在背后压迫。

2007 年 7 月,台湾新闻记者协会会长陈晓宜在参加「检视香港回归十年座谈会」上发言,指出《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定义当中,包括「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虽然是种比较笼统的概括,但如同过去台湾的《戒严法》、《刑法一百条》所发挥的作用一样,让政府有机会入人以罪。根据香港记者协会调查,58.4%的香港新闻从业人员认为,香港新闻自由倒退主因在「自我审查」与「政府控管资讯」。目前中国大陆不仅特别限制港澳记者採访,还任意以刑法、保密法、国家安全法等名目逮捕记者。目的是要吓所有的香港媒体,告诉他们,「你不乖,我就把你关起来」,藉此形成「寒蝉效应」。[2]

抓捕香港记者方面,最着名的案例就是新加坡英文《海峡时报》首席中国特派员程翔事件。程翔被捕之后,北京当局一直未对外界拿出合理的解释。2006 年 8 月 31 日被中国北京市法院以「间谍罪」罪名判处五年刑期。北京当局透过新华社发稿述及案情,指称「程翔在担任新加坡《海峡时报》驻台湾记者期间,通过参加台湾某基金会的时事研讨会,与该基金会的薛某、戴某结识。自 2004 年 5 月至 2005 年 4 月间,程翔在明知该基金会是间谍组织、薛某和戴某是间谍组织代理人的情况下,仍按照薛、戴布置的任务,以传真、电子邮件等形式,将他从北京等地採集到、涉及国家秘密及情报的有关文字材料提供给薛某和戴某,并用化名获取酬金港币 30 万元」,「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程翔接受间谍组织代理人的任务,积极搜集中国国家秘密、情报,并提供给间谍组织,其行为已构成间谍罪」。

香港媒体界认为,这篇官方报导并没有交代程翔案的「国家机密」是哪方面内容,比如究竟是涉及军事机密,还是对台机密。也没有详细说明程翔是从什幺管道取得这些资料,以及这些资料是不是从未公开过的资料,只以一句「他人从北京等地向其(程翔)提供的涉及国家秘密及情报的有关文字材料」作交代,指证极其模糊。

因此,香港新闻行政人员协会表示,判词中没有充分交代程翔一案所涉及的机密资料性质,令人担忧香港记者在中国採访时,所掌握的新闻材料与政府所界定的官方机密之间的界线如何釐清,这样会令记者压力大增。协会要求有关方面,就此作出更合适的详细说明。时任香港记者协会主席胡丽云亦认为,中国司法执法部门对国际间谍及国家秘密的定义不清晰,记者及公民易堕法网,事件令人对中国的新闻自由失信心。媒体圈更是担心,这对其他记者威胁很大,去中国採访都要小心,不符合要求恐怕就要招来牢狱之灾。[3]

近年来,香港记者在中国採访遇袭之事也频繁发生。前些年的被殴打出于非政治原因,如 2005 年 2 月 12 日一群记者在北京採访一起涉及港人死亡的交通意外遭人拦阻,期间香港电台一名记者遭到殴打;[4]2006 年 5 月 22 日香港有线电视台等几家媒体採访深圳富华美容医院,该医院不愿自身使用禁药之事曝光,故雇佣打手痛殴记者。[5]在这些非政治性原因引致的记者遭殴事件中,香港特区政府还愿意表示关切。但越到后来,香港记者在中国大陆採访遭受殴打的原因越政治化。例如,2009 年 9 月 4 日,新疆乌鲁木齐发生示威,三名香港记者在现场跟蹤拍摄,被乌市当局指为煽动闹事,出动员警殴打并扣留记者。[6]凡涉及这类事件,特区政府的态度就比较暧昧。

最令香港新闻界人士忧心的是,不少媒体和新闻工作者遇上难以溯源的风险。多名传媒高层或东主在近年遇袭,例如:2013 年《阳光时务》老闆陈平遭两名男子击头;免费报章《AM730》东主施永青 2013 年驾车时车窗遭铁鎚打破;2014 年《明报》总编辑刘进图背部及腿部被砍了六刀。网媒「主场新闻」东主蔡东豪于经营接近两年后,称受到来自北京的强大压力,突然关闭「主场」。[7]

吴志森供职于香港电视台,主持听众较多的早晨烽烟节目「千禧年代」,有锋芒,但不像其他大名嘴那样,是中联办必欲立马去之而后快的人物。2004 年在郑经翰与黄毓民被封嘴时,吴志森收到通知,调去主持听众较少的「自由风自由phone」。其后因其拥抱普世价值、倡言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经常批评香港的不公不义现象,遭到中共控制的左派报纸攻击,说他「反中乱港」、「煽动仇商仇富」。这种攻击从 2003 年开始,到 2011 年,几家左派报纸一年之内前后发表了 70 多篇文章攻击吴志森,香港电视台管理层从中闻出意味,不再与吴志森续签 2012 年合约。[8]这种方法叫做「卡住异议者的胃」(中国大陆叫做「不服从者不得食」),是中共从 1990 年代开始在大陆广泛採用的控制方法,如今将这方法扩大用之于香港,以此迫使媒体人「自律」。

注释
[1] 亲中媒体,维基百科。
[2] 宋小海,〈香港回归十年,新闻自由开倒车──检视香港回归十年座谈会〉,海之边缘博客。
[3] 〈程翔案判决难以服众〉,《亚洲时报》,。
[4] 〈香港记者採访北京车祸遭殴打〉,BBC中文网,。
[5] 〈香港记者在深圳採访遭殴打.5名肇事者被刑拘〉,新华网,。
[6] 《香港记者乌鲁木齐採访被殴回港后参加抗议现身说法》,Youtube。
[7] 何雪莹、孙贤亮,〈无论马云买不买明报,传媒变天早成定局〉,端传媒,。
[8] 〈吴志森港台最后一夜,「温水煮蛙」讽撤主持〉,《新报》,,A04。
〈告别吴志森〉,《信报》,。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